枝悦

记梗禁用:红叶X酒吞

超想写酒吞和红叶的虐恋情深,记录一下梗(禁止借梗):


酒吞和红叶是一对暗生情愫的璧人,但现实又让他们的情感难以表达(酒吞是大江山鬼王,红叶是普通人家的女儿)。


后有一天,鬼切与酒吞大战。在大江山鬼王庇佑下的村庄里的人们被无情杀害。


酒吞与鬼切大战三百回合中节节败退,一心只为赶往红叶家。但当他终于休战时,红叶已奄奄一息。


酒吞抱着红叶把内心的爱慕一一诉说,并决定使用秘术让红叶成妖,代价是鬼王力量的大幅减弱和鬼女的失忆。他将红叶放在他所庇佑的秘境里,那是一棵他们从小一起玩耍的枫树。


酒吞带着羸弱的身体与满腔的愤怒再次与鬼切大战,并说下:“你不过是傀儡”“你是一个没有情的人”之类的话。最终死在鬼切手下。


酒吞死后,秘境破,红叶被两小妖发现。生命的最后一刻,她依旧努力回忆着从前的种种、酒吞离开前的身影,脑海里重复着“不能忘记”的话语。


阴差阳错,晴明这时路过。秘术的失忆效果过于强大,红叶做的最后一丝挣扎,却只让她依稀记住了晴明。


死后即成妖,曾受过的重伤、初生的脆弱妖气、失忆以及身为人类时的最后一丝执念,让她错以为自己快要死去并对晴明产生了别样情绪(其实应该是对酒吞的)。


酒吞复活后,在茨木的帮助下恢复了对红叶的记忆(但他依旧忘记了与茨木挚友的记忆)。决定守护红叶。

小可爱们我填的漫画中奖啦!!!

超开心!!!谢谢大家的支持!!!


手办到了我一定第一时间拍照传上来和大家一起分享~



「塞车叹!国庆节想要出游冥府的三小只!」


被马车堵在平安京的他们该何去何从?


千辛万苦才拜访到的阎魔大人只能相处十五分钟?


小白:“所以说,这个国庆除去塞马车,就只剩十五分钟了吗?”

看不见的光


那束纤细的光,

穿过宇宙的深渊,

大气层的污浊,

树间的缝隙,

欢快地,雀跃地,

撞进你的怀抱,

像流星。


炸裂的星光,

四散而去。


你却以为,

看见了遥不可及的,

冷月。


注:物理学中,我们的眼睛之所以能看到物体是因为光对物的反射。

「初见!三小只少时的第一次相遇竟然是这样的!」


P1 入住!爱挠门的白藏主!

P2 误入!非洲一条街的少羽大天狗!



「三小只吃货第二弹!」


P3 三个和尚没水喝,三只小可爱没食吃!

P4 大蛇全宴!番茄炒大蛇!



「其他乱七八糟的分享」


P5 小作者今早起床发现窗外一片彩虹般的早霞~超美的~分享给大家(•͈˽•͈)


祝大家国庆节快乐哦!!

三小只的吃货生涯1


最近梦回少时的活动挺好玩的,就做了几张图~喜欢的又有时间的大家可以去大神app里给我点赞哦~


ps:明天还有一波图

说明

我的账号找回来啦!

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哈哈哈

青坊主游记我是一定会完成的啦,不过大概更新的时候会是今年十二月份。绝对不会弃坑的!

粉丝们想取关就取关吧!

嗯就是这样。

然后找回这个账号是因为阴阳师最近不是有个梦回少时的活动嘛,挺好玩的我就做了几张图~

感兴趣的可以去大神app找我哈哈哈哈

青坊主游记 第八章 禁爱(1)最后的道别


生前的时候,曾听一个老人说过,死亡的那一瞬间是非常美妙的。

生前承受的所有极致的疼痛,会在灵魂出窍的一瞬间化为虚无,只留下无尽的宁静。

会有白光,会有女孩轻声的吟唱。

白光之中闪现着你这一生的画面,还会有一个人问你:“你死了,准备好跟我走了吗?”

若是你回答准备好了,从此便与世间再无瓜葛。若是你没准备好,你的灵魂便会马上回到你的肉体当中,那极致的疼痛便会再度扑面而来。

“疼痛是你依旧活在这个世上最好的证明。”老人当时是这么说的。

他死的时候也确实是这样的,不过少了些少女的吟唱。大概是那些女孩去忙了,没时间唱给他听了吧。

记得当时他还因没有这歌声而遗憾过。

当时鬼使白问他准备好没有,他说没有,他可以回到他的身体里吗?

预想中回到身体的一幕没有发生,倒是听鬼使白说了另外一番话。

“可是你已经确确实实死了哎,不是假死,已经不能再回到身体当中了。你当真不跟我们回去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看你灵魂灵性倒还不错,或许可以当一个鬼使。你可有什么心愿?”

“心愿吗?”他呐呐地说,“我只记得我名叫幸田秀财。其他的......想不起来了......”

“那你可愿意跟我们回去轮回?”鬼使黑原来一直在鬼使白身后。

“不,我不愿意。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完成。”幸田秀才蹲下来,捂着头想记起些事情来,他痛苦道,“可我想不起来了。”

“那便没办法了。”

之后他们只说了些告诫,便走了。

从此他在那阴暗的书房中不知呆了多久,只以为会一直这么下去。

直到遇到青坊主大人。

金色的梵文将书生包裹。这保护膜和一目连给的绿色保护膜有些相似,不过外表变成了金色的梵文,若人碰着那梵文还会变得更亮,却不会太过刺目。

沐浴在佛光下的书生觉得这比他死后灵魂出窍的感觉还要舒服,虽然依旧没有听到少女的吟唱。

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,现在他身边围绕着如此多朋友,就算没有少女的吟唱,这与世告别的最后一刻定然也不会很差的。

“在想什么呢书生?”盗墓小鬼在他眼前挥了挥手,“是不是准备转世投胎,高兴坏啦?”

书生回神就是一笑:“确实太高兴了,我以为我这辈子就只能做个鬼了。”他望向一旁等着的青坊主大人,“没想到真的能再次转世投胎。”

青坊主上前来,递给他一个小红绳:“这个红绳拿好了,待我结的这个保护膜开始旋转时,它会牵着你走,你捉着它跟它走便是。它会把你带到冥界投胎的地方。”

书生慎重地接过红绳:“好的,青坊主大人。”他抬眼看向青坊主,竟在青坊主眼中看出了些许欣慰和不舍,“谢谢你,大人。”

“不用谢我,谢你自己解开了你自己的心结吧。若你不能解开,我这个咒术是如何都施不到你身上的。”

青坊主用禅杖敲了敲裹着书生的保护膜,那保护膜虽如柔软的布匹般陷了下去,但明眼人也看得出,这保护膜是很难被什么东西打破的。

“一路上可能会有很多恶鬼想将你吞食,或许你还会碰到幻境什么的。不过这保护膜很坚固,你也不必担心。”

“有了它,无论什么东都近不了你的身。所以待会走的时候你只要一直抓着小红绳就好,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要松手,亦不要回头望,一直走到冥界方能放下红绳,知道吗?”

“明白,大人。”

“再有,途中或许还会遇到不少鬼差。那些鬼差虽会因有这保护膜而看不到你,但还是能感觉到你的存在的。因此当你看到他们离你一丈远时,就要屏住呼吸站在原地不要动。等他们走了,你才能放松下继续走。”

“谨记在心。”书生点头。

“嗯。”青坊主很满意书生的反应,继续说道,“等那红绳不再牵着你走,便代表你已进入轮回之道了。进入轮回道之后,那条红绳会消失在你脑海中,用以消除你这生的记忆。”

青坊主将这些都嘱咐完了,才又让出位置给早就等在一旁的一众妖怪们:“时间不多了,抓紧时间与大家道别吧。”

妖们一个一个地上前去。

“姑姑与你相处时间不长,不过也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。”姑获鸟罕见地笑了,“投胎以后,好好做人吧,别再轻生了。”

“我会的,姑姑。”这是一个很温柔的妖怪,虽经常没有甚表情,却离奇地让人感受到妈妈般温暖。

“你这书生,平时虽然有点胆小又有点呆,待人还是不错的。”桃花妖递给他一支桃花,“。这是我桃花树本体上的一枝桃花,送你。”

书生将手伸出结界,珍重地接过,正感动,便听桃花妖又说:“这去冥界的一路上难免无聊,你赏赏桃花,闻闻桃花香也是好的。”

妖狐就没送什么:“想不到你比小生还要可怜。小生虽没真正找到命定之人,但也算是尝过情爱滋味的人。愿你下辈子能找个相知相爱的人吧。”

“借你吉言。”

跳跳一家和山兔团团将书生围住:“祝书生哥哥投个好胎!”

“每天都有好吃的糖果吃!”山兔说。

“有一只萌萌的可爱宠物!”跳跳妹妹接上。

“有靠谱的爸妈和哥哥姐姐!”跳跳弟弟再接。

“有一个温暖简单的家庭。”跳跳哥哥最后道。

书生看着这群活泼的孩子,笑:“谢谢你们啦。”

青坊主望着在佛光中渐渐走远的书生,竟有些恍惚之感。

这两年中,他不知日日想着期盼着这个场景多少次。

完成了自己度化的心愿,这书生也终于能忘记过去,重新开始新的人生,本是件乐事,但如今却还是有点不舍起来。

他叹了口气。

人啊,究竟是有感情的。

虽方才众妖怪们表现得都并不是很伤心,但等书生走了,回院子的路上却还是各自想着心事,一时空气沉静得很。

大概心里都有些伤感吧,毕竟是一个相处了如此久的伙伴离开了。

一行人走到下坡路时,忽地见远处有一人影闪过。

众妖只觉身影有些熟悉,青坊主却立马将那人影认了出来。

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。

跟在青坊主身后的妖怪们有些吃惊,他们从没见过青坊主用如此快的速度飞行,那个黑影是谁?

姑获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,她感觉了一下那身影的气息,睁眼就也跟着追了上去:“是那日凤凰林中遇到的雪女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小剧场

雪女:都差不多结局了,我才出来过三次。真·跑龙套

作者:嘤嘤嘤......亲闺女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。

雪女: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第七章 平安京(5)变成凡人的座敷

正是科举之日,街上人流涌动。大部分都如青坊主一般身穿长袍,作书生打扮,大概都是去科举的考生。

一众妖把青坊主和书生送至考试门口。

“书生你得认真答题哦。要不然对不起我这几个月里日日听你念那些试题。”

这里聚集了很多人类考生,盗墓小鬼也不便直接对着书生说这番话,只能抬头将这番话说给青坊主听。

说实话,青坊主长得实在太好看了。特别是他那双眼睛,平日里带着斗笠也很难见到,所以每次盗墓小鬼与他对视时都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快。

她讪笑两声,推着青坊主让他进了考场:“快到时间啦,快进去吧。”

考场上,青坊主执起毛笔,对着一旁的书生说:“准备好了吗?”

“嗯。”

“各位可以开始做题了。”坐于众考生面前的考官一声令下,考生们便都聚精会神地开始答题。

考场外的众妖在附近寻了个茶室,打算在那儿消磨时光直至书生他们出来。

桃花妖无聊地玩弄着茶杯,忽地想到什么,手中幻化出些桃花蕊,将它们放在茶中,又加了几勺糖。

她将茶递给盗墓小鬼:“暮暮,你看看好不好喝?”

茶是甜的,还有淡淡桃花香,与茶室里买的那些涩涩的茶很是不同。

盗墓小鬼笑眯眯地将茶喝尽了,又向桃花妖讨要:“太好喝了!给我再来一杯。”

妖狐却是兴致不高,他收起扇子:“这里也就只能喝茶,如此无聊,还不如去酒楼吃酒赏舞来得快活。”

“大白天的喝什么酒,伤身。”姑获鸟接过桃花妖递过来的茶,不赞同道。

“是是,白天啊就得喝茶看这漫天的白云才是最好的。”狐妖尖耳微动,倚着窗百般无聊地说着。

此时刚过已时,男人都在工作,妇人们则大都回家做饭去了,街上只有些孩童在玩耍。

街上没有什么人,那些孩童胆大地在路中央踢起球来。

其中有个小女孩。她身穿一件红衣,身量较小,头上的长发被编成复杂的样式。

这样式很特别,妖狐眯了眯眼,不能确定:“你们来看下,那个女孩是不是我们那日冒着生命危险救下的孩童?”

姑获鸟顺着狐妖的眼神看向窗外。

没错,是那日他们救了的孩童。

“如果没记错的话,她好像叫座敷童子?”盗墓小鬼道,“她怎么也来了这里?”

“而且身上没有了妖气。如果不是我们之前见过她,现在看她这一身打扮还真会以为她就是一个凡人。”桃花妖说,“难道她带了敛气玉?”

这敛气玉顾名思义,可以敛去身上的妖气。一旦有妖将它滴血认主了,其他妖,甚至是阴阳师也感受不到这个妖身上的一丝妖气,只以为是个凡人。

座敷童子确实将敛气玉滴血认主了。

那日他们逃过树妖的追杀之后,一路奔波,终于在五日后赶到与伞妖姐姐约定的山洞中会面。

当时伞妖姐姐一身是伤,鲜血染红了她平日里洗得很干净的浅青衣袍,气息浅浅:“茯儿,我有话同你说。”

座敷童子扑过去:“伞妖姐姐!都是我不好!那日我就不该救那白眼狼,将一身鬼火过与他,惹至杀身之祸,还连累了你和涂壁哥哥!”

“你没有做错。那些妖本就心存恶念,与你无关。”伞妖将那敛气玉拿出来。

“如今大概是所有妖都知道你有一身这样的能力。个个都要来抢了你。这妖界你怕是呆不了了。”

她咳了几口血:“这是我和你涂壁哥哥帮你寻来的敛气玉,能将你的妖气敛去。你将它认主了,便去人间当一个孩子吧。虽会苦了些,但至少不会有性命危险。”

座敷童子擦了擦眼泪,接过那敛气玉:“伞妖姐姐会与我一同去人间,是吗?”

“不了,我还要去寻你的涂壁哥哥。”伞妖伸手摸了摸座敷童子的头,“记住,人也好妖也好,都会有好人与坏人。切不要从此就对所有人抱有戒心。”

伞妖见座敷童子应下了,这才安心地与旁边刚刚相聚的童男童女说道:“这几日童女跟着我吃了不少苦,真是对不住了。”

“小伤,伞妖姐姐不必挂心。”童女一身嫩黄的衣服上也沾了不少血,却幸好无什么伤口。

“是的。伞妖姐姐不必内疚。”童男说,“这恩是我们自愿报的,亦早就料到会受伤。童男倒觉得这恩我们报的并不是很好,让恩人们都受了如此重的伤。”

伞妖微微摇头:“你们已经做得很好了。”

她抬起头来,伞上的眼睛似乎有些血泪:“我还有一事相求。”

“伞妖姐姐尽管说。”童女道。

“不知你们能否将茯儿送到平安京。等茯儿到了那儿后,你们便可离开了。”她说,“本应是我来送的,但我实在......”

“我跟着你,伞妖姐姐。”童女说,“茯儿有我哥哥送就好了,你的伤却不能没了我。”

“正是此意。”童男也答道。

等童男和茯儿走了,童女才说:“涂壁哥哥明明已经不在了,伞妖姐姐为何还要说刚刚那番话?”

伞妖笑了,眼中流下血泪来:“我快撑不住了。”

说着童女便见伞妖的身体渐渐变得透明,她吓得马上想用法术治疗,伞妖却摇摇头:“没用的。我被毒所伤,你解不了。”

童女眼泪涟涟:“我去把茯儿叫回来。”

“别去。免得她伤心。”伞妖叫住她,“我对这人间也没什么念想了,死了正好。”

伞妖笑,眼中血泪不止,递给童女一个伞饰:“童女,你能将这个带回九州那个小乡村么?”

“这是从前主人送给我的,我一直将它带在身上。它回家了,便算是我回家了吧。”

伞妖在童女的哭泣声中化作点点天地之气,消失了:“送我回家吧。谢谢。”

座敷童子其实一点都不想在京城生活。

不知为何,人们发现只要有她在的地方就会有好运。个个都假惺惺地讨好她,连这些与她踢球的小孩都如此。

她踢着踢着就没了兴致,转身离开。

去去那个老太婆家吧,她做的零食还挺好吃的,只比伞妖姐姐做的差那么丢丢。

坐在茶室里的姑获鸟听了桃花妖的话,再望了望座敷童子一身上好的衣袍:“不管她为何要敛去气息,我看她如今活得挺好的,我们便不必担心了。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小剧场

盗墓小鬼:传说人们分不清座敷是男是女?

座敷:给我零食吃,我就告诉你我是男是女~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青坊主游记第七章 平安京 (4)判官与阎魔

判官这日刚刚从十八层地狱中出来。本以为在十八层地狱锻炼一阵,便能将脑袋中乱七八糟的想法除去。

怎知这十八层地狱是闯完了,脑袋里的想法却越加猖狂。

阎魔大人是真的想要孩子了吗?

那在下......在下要不要助她完成心愿?

判官蒙着一块白布的脸颊蓦地变得绯红。

在下在想些什么?!

判官回冥府的脚步一顿,想了片刻后,转身去了人间。

他得去散散心。

最近冥界来往的妖太多,阎魔大人不得已向神请示,要在这平安京也加一道阴界之门。

神很快就批准了,不日平安京中就多了扇阴界之门,妖们都很是欢喜。

判官此刻便在这平安京中逛着。

他自做了冥府的判官后,便没了从前的记忆,冥府公务繁忙,再加上他眼睛本就看不见,这人间是一次也没来过。

此刻他细耳倾听着街上喧闹的声音,想看看与那鬼市有何不同。

可惜他听了许久,也依旧觉得这平安京与鬼市无甚两样。

忽地他撞到了一个人,是个孩童:“对不起。”

判官觉得有些奇怪,虽他目不能视,但耳能倾听妖力仍在,方圆五百里的动静他都能感觉得到。平日里他便是靠这练出来的能力“视物”的。

怎地今天这小孩撞到他了,他才感觉到?

那孩童不过一身凡人之气,也不像什么法力高深的妖怪。

罢了,许是今日脑袋混乱,一时不察吧。

他静下心来将这京城又查看了一番,嘴角微微上扬。平安京妖怪挺多的,生活得貌似不错。

哦,那不是大晦日那日来冥界的客人嘛?这么快就到了平安京?

去与他们聊聊天也是好的。判官想着,就径直向青坊主的院子走去。

判官今日居然没有来上班。

阎魔大人侧躺在洁白的云上,蹙眉,手里拿着的是刚刚收到的请假小纸人。

我的阎罗殿,真是个无聊的地方啊。

“山兔,你上次不是说,想去人间玩吗?”阎魔大人道。

正跳舞跳得兴奋的山兔眼睛一亮,冲过来爬上阎魔坐着的云上:“对啊对啊!阎魔姐姐也想去吗?带上山兔好不好?”

阎魔感觉了一下判官的位置,笑道:“反正今日也无事,我们就去那新开了阴界之门的平安京看看吧。”

此时院子中的判官正手抚试卷,妖力汇聚于手中,细细地看着书生答的题目。

他看完后摇了摇头:“这些题是时政题,并不需要那么多花里花俏的诗句表达情感。你如此回答,考官会认为你是个重情之人,却并不适合为官。”

书生谢过判官,又请教了几句后,便拿着试卷自己琢磨去了。

“判官大人此次前来,可是有什么事?”青坊主上前道。

“无事。不过有些无聊,出来逛逛罢了。”判官跟青坊主一同去到茶几面前,坐下了。

“对了,这几日神的退治悬赏下来了。”他手一挥,院子里便多了几十个拳头般大小的胖胖蓝达摩,“本来应是让那些小纸人给你们寄过来的。既然我来了,也就不用那么费事了。”

“这蓝达摩名叫大吉达摩,养十三日到一人高时吃是最好的。这几日你们便与达摩们培养好感情吧。”

达摩是妖,因此当然也有自我意识。虽达摩们终生的志愿便是奉献自己,但亦不会随便地就让一个自己不喜欢的陌生人给吃了,所以培养感情是必须的。

“谢过了。”青坊主道。

“山兔来啦!”门外传来山兔的声音,便见一个绿油油的身影冲进来,有点刹不住脚,“啊,快停下快停下!”

话说这一路上山兔就这样骑着自己的坐骑蛙蛙来了,吓得街上的路人都躲进了家里。

阎魔倒是收起了云朵徒步走过来的,但因速度极快,不免也引得路人吃惊,却都恭敬地跪下,以为天上的神仙下凡。

路人的跪拜挡住了她的去路,她废了一番功夫才来到这院子中,院中的山兔已经被姑获鸟抱在怀中,撒娇了好一阵了。

判官吃惊地站起来:“阎魔大人。”

“不必多礼。我不过是来看看,是什么事情让你这个万年不迟到的人请假了。”阎魔大人漫不经心地说道,“原来是来了这里。”

“属下该死!”判官听此马上跪下,“属下这就跟大人回去。”

“不。你的假我准了。来都来了,我们就在这儿做会儿客吧。”

她倒要看看,为什么这万年冰山会难得地请假出来,还来了这里。

莫非是为了什么女人?

阎魔大人坐下来,随手就喝起了面前的茶。

青坊主正想提醒,不想阎魔一口就把那茶喝了:“那是方才判官大人喝过的......”

“哦?”阎魔漫不经心地挑了挑眉,“无事,吾也不是没喝过。”

那边脸早就红透了的判官一惊:“大人......你......我......何时有同喝过一杯茶?”

“嗯?你不记得了?”阎魔望着他一笑,不再说话。

判官刷地一声站起来,定是在下请假阎魔大人生气了:“属下这就跟大人回去!各位,告辞了!”说着就径直匆匆出了院子。

阎魔大人也不生气,起身也告辞了。

青坊主忙起身送客,又把山兔喊来:“大人要走了,你不跟着回去吗?”

“不!山兔要和姑姑在一起!不回去了!”

青坊主望向阎魔大人,后者道:“无妨,就让她跟着你们吧。”

阎罗殿内。

“方才我去到之时,见你与那书生相谈甚欢,似是在说些什么诗词。”阎魔大人走进书桌,与正在执笔写字的判官说道,“你对诗词很有研究?”

鼻尖传来好闻的香气,是阎魔大人身上的香味。

判官执笔的手一抖,道:“不过是随意说说罢了。”

阎魔大人一笑,又走进了一点,自手中幻化出一张宣纸:“这是我几日前写的诗,判官你看看,可写得好?”

判官目不斜视地接过阎魔给他的诗。站着的阎魔也看不到他的表情,只能隐约从他脸上白布的缝隙里看到他微微颤抖的睫毛。

这双眼睛曾经多么好看啊。

判官大人看完那首诗后,已抑制不住自己,抬起早已红透的脸,阎魔似乎能看到白布下那双眼睛是多么的吃惊:“大人......大人......真的想要个孩子吗?”

“哦?”阎魔大人一笑。

想不到这个冰山的反应竟然这么有趣:“你是这样想的?”

“我......我......”判官此时心中已乱成一团麻线,忽地想起今日在人间听到的一句话,匆匆地将这借口说了出来,便连忙起身出了这阎罗殿:“我内急!去去就回!”

阎魔大人噗地一声笑出声来。

判官啊判官,你终于开窍了么?

神,看来你要失望了哦。

看样子,他就快要恢复记忆了呢。

不过在这之前,我怎么着也得再折腾折腾他。

要不然,怎么对得起我等他开口等的这几百年岁月呢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小剧场:

阎魔大人:你理解能力有待加强。

判官:我......大人可是想找个如意郎君了......

阎魔大人:憋跟我说话!自己理解去!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