枝悦

「初冬下的藤蔓隧道」

「初冬下的藤蔓隧道」


穿着羽绒背心,

吹着徐徐凉风,

在藤蔓隧道的冰石板凳上,

看着橙红的晚霞,

被浮尘打得雾雾的白色灯光,

手里拿着仍有余温的芝士披萨,

还有猫傲娇走过。


#降温啦#


加个少女版恋爱福利:


「初冬下的藤蔓隧道」


穿着羽绒背心,

吹着徐徐凉风,

在藤蔓隧道的冰石板凳上,

看着橙红的晚霞,

被浮尘打得雾雾的白色灯光,

手里拿着仍有余温的芝士披萨,

还有猫傲娇走过。


有点儿冷,

于是开始想你。


#降温啦#


加个少女版恋爱福利:

《弑平安》


前尘往事如烟漫,

藻浮薄水溪渐凉。

玉石俱焚有何惧?

你本就是无心妖。

爱恨千转散不尽,

我弑天下人平安!


#玉藻前# 


我也不知道我写的什么鬼,偏要说的话是倒过来的藏头诗吧哈哈哈。

以玉藻前的经历写的。

文笔差不会写古诗没有对偶没有押韵什么的,弑字感觉用得不太对但是找不到其他更好的字替换了,就暂且用这个吧~大家随便看看就好~

记梗禁用:红叶X酒吞

超想写酒吞和红叶的虐恋情深,记录一下梗(禁止借梗):


酒吞和红叶是一对暗生情愫的璧人,但现实又让他们的情感难以表达(酒吞是大江山鬼王,红叶是普通人家的女儿)。


后有一天,鬼切与酒吞大战。在大江山鬼王庇佑下的村庄里的人们被无情杀害。


酒吞与鬼切大战三百回合中节节败退,一心只为赶往红叶家。但当他终于休战时,红叶已奄奄一息。


酒吞抱着红叶把内心的爱慕一一诉说,并决定使用秘术让红叶成妖,代价是鬼王力量的大幅减弱和鬼女的失忆。他将红叶放在他所庇佑的秘境里,那是一棵他们从小一起玩耍的枫树。


酒吞带着羸弱的身体与满腔的愤怒再次与鬼切大战,并说下:“你不过是傀儡”“你是一个没有情的人”之类的话。最终死在鬼切手下。


酒吞死后,秘境破,红叶被两小妖发现。生命的最后一刻,她依旧努力回忆着从前的种种、酒吞离开前的身影,脑海里重复着“不能忘记”的话语。


阴差阳错,晴明这时路过。秘术的失忆效果过于强大,红叶做的最后一丝挣扎,却只让她依稀记住了晴明。


死后即成妖,曾受过的重伤、初生的脆弱妖气、失忆以及身为人类时的最后一丝执念,让她错以为自己快要死去并对晴明产生了别样情绪(其实应该是对酒吞的)。


酒吞复活后,在茨木的帮助下恢复了对红叶的记忆(但他依旧忘记了与茨木挚友的记忆)。决定守护红叶。

小可爱们我填的漫画中奖啦!!!

超开心!!!谢谢大家的支持!!!


手办到了我一定第一时间拍照传上来和大家一起分享~



「塞车叹!国庆节想要出游冥府的三小只!」


被马车堵在平安京的他们该何去何从?


千辛万苦才拜访到的阎魔大人只能相处十五分钟?


小白:“所以说,这个国庆除去塞马车,就只剩十五分钟了吗?”

看不见的光


那束纤细的光,

穿过宇宙的深渊,

大气层的污浊,

树间的缝隙,

欢快地,雀跃地,

撞进你的怀抱,

像流星。


炸裂的星光,

四散而去。


你却以为,

看见了遥不可及的,

冷月。


注:物理学中,我们的眼睛之所以能看到物体是因为光对物的反射。

「初见!三小只少时的第一次相遇竟然是这样的!」


P1 入住!爱挠门的白藏主!

P2 误入!非洲一条街的少羽大天狗!



「三小只吃货第二弹!」


P3 三个和尚没水喝,三只小可爱没食吃!

P4 大蛇全宴!番茄炒大蛇!



「其他乱七八糟的分享」


P5 小作者今早起床发现窗外一片彩虹般的早霞~超美的~分享给大家(•͈˽•͈)


祝大家国庆节快乐哦!!

三小只的吃货生涯1


最近梦回少时的活动挺好玩的,就做了几张图~喜欢的又有时间的大家可以去大神app里给我点赞哦~


ps:明天还有一波图

说明

我的账号找回来啦!

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哈哈哈

青坊主游记我是一定会完成的啦,不过大概更新的时候会是今年十二月份。绝对不会弃坑的!

粉丝们想取关就取关吧!

嗯就是这样。

然后找回这个账号是因为阴阳师最近不是有个梦回少时的活动嘛,挺好玩的我就做了几张图~

感兴趣的可以去大神app找我哈哈哈哈

青坊主游记 第八章 禁爱(1)最后的道别


生前的时候,曾听一个老人说过,死亡的那一瞬间是非常美妙的。

生前承受的所有极致的疼痛,会在灵魂出窍的一瞬间化为虚无,只留下无尽的宁静。

会有白光,会有女孩轻声的吟唱。

白光之中闪现着你这一生的画面,还会有一个人问你:“你死了,准备好跟我走了吗?”

若是你回答准备好了,从此便与世间再无瓜葛。若是你没准备好,你的灵魂便会马上回到你的肉体当中,那极致的疼痛便会再度扑面而来。

“疼痛是你依旧活在这个世上最好的证明。”老人当时是这么说的。

他死的时候也确实是这样的,不过少了些少女的吟唱。大概是那些女孩去忙了,没时间唱给他听了吧。

记得当时他还因没有这歌声而遗憾过。

当时鬼使白问他准备好没有,他说没有,他可以回到他的身体里吗?

预想中回到身体的一幕没有发生,倒是听鬼使白说了另外一番话。

“可是你已经确确实实死了哎,不是假死,已经不能再回到身体当中了。你当真不跟我们回去?”

“嗯。”

“我看你灵魂灵性倒还不错,或许可以当一个鬼使。你可有什么心愿?”

“心愿吗?”他呐呐地说,“我只记得我名叫幸田秀财。其他的......想不起来了......”

“那你可愿意跟我们回去轮回?”鬼使黑原来一直在鬼使白身后。

“不,我不愿意。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没完成。”幸田秀才蹲下来,捂着头想记起些事情来,他痛苦道,“可我想不起来了。”

“那便没办法了。”

之后他们只说了些告诫,便走了。

从此他在那阴暗的书房中不知呆了多久,只以为会一直这么下去。

直到遇到青坊主大人。

金色的梵文将书生包裹。这保护膜和一目连给的绿色保护膜有些相似,不过外表变成了金色的梵文,若人碰着那梵文还会变得更亮,却不会太过刺目。

沐浴在佛光下的书生觉得这比他死后灵魂出窍的感觉还要舒服,虽然依旧没有听到少女的吟唱。

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呢,现在他身边围绕着如此多朋友,就算没有少女的吟唱,这与世告别的最后一刻定然也不会很差的。

“在想什么呢书生?”盗墓小鬼在他眼前挥了挥手,“是不是准备转世投胎,高兴坏啦?”

书生回神就是一笑:“确实太高兴了,我以为我这辈子就只能做个鬼了。”他望向一旁等着的青坊主大人,“没想到真的能再次转世投胎。”

青坊主上前来,递给他一个小红绳:“这个红绳拿好了,待我结的这个保护膜开始旋转时,它会牵着你走,你捉着它跟它走便是。它会把你带到冥界投胎的地方。”

书生慎重地接过红绳:“好的,青坊主大人。”他抬眼看向青坊主,竟在青坊主眼中看出了些许欣慰和不舍,“谢谢你,大人。”

“不用谢我,谢你自己解开了你自己的心结吧。若你不能解开,我这个咒术是如何都施不到你身上的。”

青坊主用禅杖敲了敲裹着书生的保护膜,那保护膜虽如柔软的布匹般陷了下去,但明眼人也看得出,这保护膜是很难被什么东西打破的。

“一路上可能会有很多恶鬼想将你吞食,或许你还会碰到幻境什么的。不过这保护膜很坚固,你也不必担心。”

“有了它,无论什么东都近不了你的身。所以待会走的时候你只要一直抓着小红绳就好,不管遇到什么事都不要松手,亦不要回头望,一直走到冥界方能放下红绳,知道吗?”

“明白,大人。”

“再有,途中或许还会遇到不少鬼差。那些鬼差虽会因有这保护膜而看不到你,但还是能感觉到你的存在的。因此当你看到他们离你一丈远时,就要屏住呼吸站在原地不要动。等他们走了,你才能放松下继续走。”

“谨记在心。”书生点头。

“嗯。”青坊主很满意书生的反应,继续说道,“等那红绳不再牵着你走,便代表你已进入轮回之道了。进入轮回道之后,那条红绳会消失在你脑海中,用以消除你这生的记忆。”

青坊主将这些都嘱咐完了,才又让出位置给早就等在一旁的一众妖怪们:“时间不多了,抓紧时间与大家道别吧。”

妖们一个一个地上前去。

“姑姑与你相处时间不长,不过也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。”姑获鸟罕见地笑了,“投胎以后,好好做人吧,别再轻生了。”

“我会的,姑姑。”这是一个很温柔的妖怪,虽经常没有甚表情,却离奇地让人感受到妈妈般温暖。

“你这书生,平时虽然有点胆小又有点呆,待人还是不错的。”桃花妖递给他一支桃花,“。这是我桃花树本体上的一枝桃花,送你。”

书生将手伸出结界,珍重地接过,正感动,便听桃花妖又说:“这去冥界的一路上难免无聊,你赏赏桃花,闻闻桃花香也是好的。”

妖狐就没送什么:“想不到你比小生还要可怜。小生虽没真正找到命定之人,但也算是尝过情爱滋味的人。愿你下辈子能找个相知相爱的人吧。”

“借你吉言。”

跳跳一家和山兔团团将书生围住:“祝书生哥哥投个好胎!”

“每天都有好吃的糖果吃!”山兔说。

“有一只萌萌的可爱宠物!”跳跳妹妹接上。

“有靠谱的爸妈和哥哥姐姐!”跳跳弟弟再接。

“有一个温暖简单的家庭。”跳跳哥哥最后道。

书生看着这群活泼的孩子,笑:“谢谢你们啦。”

青坊主望着在佛光中渐渐走远的书生,竟有些恍惚之感。

这两年中,他不知日日想着期盼着这个场景多少次。

完成了自己度化的心愿,这书生也终于能忘记过去,重新开始新的人生,本是件乐事,但如今却还是有点不舍起来。

他叹了口气。

人啊,究竟是有感情的。

虽方才众妖怪们表现得都并不是很伤心,但等书生走了,回院子的路上却还是各自想着心事,一时空气沉静得很。

大概心里都有些伤感吧,毕竟是一个相处了如此久的伙伴离开了。

一行人走到下坡路时,忽地见远处有一人影闪过。

众妖只觉身影有些熟悉,青坊主却立马将那人影认了出来。

二话不说就追了上去。

跟在青坊主身后的妖怪们有些吃惊,他们从没见过青坊主用如此快的速度飞行,那个黑影是谁?

姑获鸟是最先反应过来的,她感觉了一下那身影的气息,睁眼就也跟着追了上去:“是那日凤凰林中遇到的雪女!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小剧场

雪女:都差不多结局了,我才出来过三次。真·跑龙套

作者:嘤嘤嘤......亲闺女你听我说不是这样的。

雪女: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。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